百味小说网
首页 > 言情 > 恋奴 > 第一章

第一章

目录

  绮罗帐内,一双男女狂,共谱惊心勤魄的情旋律。

  良久——当一切回归最原始的平静,男子翻身退开,轻犹未平息,脸庞却已是一片无风无雨的幽冷。

  “碁——”女子酥媚的嗓音轻唤着,由身后搂住他,绝丽容颜依恋地贴靠着他宽阔的背。

  他,名唤屈胤碁,有着一张足以令全天下女人神魂颠倒的绝俊容颜,更有着一副健硕人的体魄,每每总教人销魂忘我——更别提,他拥有多不尽数的财富,出众的才干,是太多男人所望尘莫及的。

  这样一名各方向条件皆属上上之选的男子,只要是女人,谁不趋之若鹜,巴望得其垂怜?

  偏偏,他却看上了她,对她情有独钟…想起他温存多情的对待,她便恍如身在梦境,有着飘飘然的喜悦。

  噢!她真的好爱、好爱他——“嗯?”屈胤碁淡应,回身对上她无尽痴的眼神。

  哧!这就是女人。

  一抹不易察觉的冰冷讽笑,自角隐去。

  “碁,我爱你——”她失魂般的呢喃。

  然而她却没察觉,他不经意蹙了下眉。

  又是这句话——一句他听得生腻、无聊至极的话!

  有多久了?他回想,从第一眼看到她至今,好像还不半个月,实在太容易到手了。

  突生的厌烦袭上心头,女人全都这副德行吗?不具挑战的游戏一直玩下来,很难不生厌。

  这世上难道就没有特别点的女人吗?

  女人,总爱强调真心,却忘了,心,不是每个人都有。

  “然后?”他不带任何表情地接口。

  她这才稍稍回过神来。“我…有件事要跟你说,你听了一定会很开心的。”她已经在幻想他抱着她惊喜织的衣情了。

  “哦?”屈胤碁这回的反应更冷淡了。

  他怀疑,这女人有让他开心的耐?

  “我——”她垂下庇头,喜盈盈地低道:“我怀孕了。”

  “怀孕?”她所预计的欢呼声并没有响起,他只是挑了下眉,很快又恢复平静。

  “怎么了?你不开心吗?”她仰起头,看向沉默的他。

  “为什么不喝葯?”屈胤碁的声章是一贯的低柔、平和,眸中、却不合理地漾着沁冷寒光。

  “我知道你疼惜我,不忍心让我承受生产的痛苦,但是屈家不能无后呀!你对我这么好,为你受点苦算什么?所以——”

  “所以你便自作主张,不经我的同意,便将葯倒掉?”

  怎会?她竟觉得他此刻的温柔很教人骨悚然?

  一抹笑自屈胤碁脸上扬起——不具任何温度,笑意甚至未达角。“想听听我的回答?”

  “我…”在那清冷的眸光下,她没来由地瑟缩了下。

  愚蠢的女人!她真以为他是心疼她?

  呵!错了,大错特错!因为她不配孕育他的子嗣,他也不需要任何女人来为他孕育子嗣。

  他微微倾身,在她耳畔很轻、很柔,宛如悄话呢喃般,一字字清晰地说道:“打、掉、他!”

  “你——”她当场错愕地瞪大了眼。

  “很意外?”他眼也没眨,那口吻如此稀松淡然,好像讨论的不是一个小生命的去留。“我说——打掉他!别再让我讲第三次。”

  她简直不敢置信,居然有人能用如此温存醉人的嗓音,去说一句残酷至极的话,而这个人,还是她打算挚爱一生的男人…“胤…胤碁…”她傻了,什么应变措施也做不出来。

  屈胤碁拉开停留在他身上的细软柔荑,无动于衷地下穿衣。

  “今天之后,我不想再看到你。”

  游戏结束了,一如以往,他是最后的赢家,她已无留下的必要。

  千算万血算,也没算到结果竟会是如此,她本以为,他会更加的珍爱她才对…不!这怎么可能!他说过,他极喜爱她的…前一刻,两人才热烈难分的绵过而已呀!她怎么也无法接受,转眼之间,他就像换了个人,冷酷得令她感到陌生。

  “还是不懂吗?”掏出难得的“善良”屈胤碁好心地为她解惑,让她当个明白鬼。“了心,便注定了你的落败,我要的,是征服的,至于你那颗无足轻重的真心,我不稀罕。”

  尽管是在此刻,他的嗓音,依然低沈醇柔得引人醉——“你…你怎么可以…”她不敢相信,这些天来的浓情万般,竟只是个假象,同时也只是一则美丽、却也残酷的游戏?

  为什么她从来没发觉,他竟是这么的冷血?

  心,陷入了冰窖,一股恶寒,冻得她浑身发麻,更多的恐慌涌了上来——不,她不能失去他!

  也或者,她根本不曾拥有过,但,这些她都顾不得,只因她已义无反顾地付了所有,身、心、灵魂…她陷得好深、好深,若一切成空,她再活不下去,她真的会死!

  “不要抛弃我!”忧惧的泪滚滚而落,她惊急迫:“我不在乎的,我真的不会怪你,就算你不要这个孩子也没有关系,我…”

  “你好像还没开窍。”他址下她死抓着他的手,吐出的话语,字字如同冰珠。“不是你在不在乎,而是我根本就不打算要你!”

  女人——呵,逢场作戏,调剂身心还行,若要留一辈了,那便是一种蠢到极点的行为了。

  衣袍随意一拢,他没多看她一眼,拉开房门,一步步走入夜幕中。

  一段游戏的结束,仅代表一项涵义:下一段游戏的开始。

  该去洗净她留在他身上的气味了,对他来说,任何一名女子的气息都使人难以忍受,他从不会让它陪他过夜。

  搅着他冷漠决绝的步伐,她的灵魂,撕成片片,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之中。那一刻,她终于顿悟——爱上这个宛如魔魅的男子的女人,唯一的下场只有一个:比死更痛苦!

  炊烟袅袅。

  一名妙龄女子在厨房中忙碌地穿梭者,一会儿添柴火,一会儿看顾炉上正以细火炖的食物,连细细的汗珠由额上滑落都无暇拭去。

  这是一道窈窕娇娜的身形,莹白的肌肤,是所有女所欣羡的似水柔,合该也是属于绝佳丽,只是,若真细看,那细致的身躯,却没有不凡的脱俗之容相衬,只因,一块暗胎记,占据了她脸庞的四分之一,显得极为刺目,也毁了所有的美好。

  任何人,只消看那么一眼,谁还有心思再将目光停留在她身上一刻?

  然而,这片胎记,是与生俱来的,她知道自己生得并不好看,有时,她会想,是不是正因如此,所以生她的爹娘才会嫌弃她、不要她?

  孤儿的命运,没让她自怨自艾,旁人的侧目,也没让她自暴自弃,她知道自己可以活得很有尊严,即使用婢,也能过得自在,那些眼光伤不了她。

  “丑丫头,你还在磨蹭什么?送去少爷房里的糕点好了没?”一声尖锐的呼喝声贯入耳膜,她一时没留意,小手烫了一下。

  回手,忍着痛,她迭声应道:“就快好了。”

  一声丑丫头,并没令她太过感伤,她早习惯了。

  一名弃儿,没有名字是否是理所当然的事呢?别人如何,她并不清楚,只知道她从来没有一个足以代表白己身世的姓氏,甚至连名字都没有——也或许有,只是不在她的记忆中。

  打从她晓事以来,一个“丑”字便一直跟随着她,成了她的代称词,久而久之,有没有名字似乎也不再是件多重要的事,反正用不着。

  加快了手脚,她赶忙将手边的糕点备妥,上精致的小碟。

  “好了。”她恭恭敬敬地奉上。

  厨房的女管事瞪了她一眼。“好就快送到观风苑去。”

  观风苑?她愣了下。

  那不是少爷住的地方吗?

  “可是——”她从来没离开过厨房呀!

  外头的事,一向轮不到她,进到府里三年,她一直都在厨房帮忙。大伙儿总讥笑她丑,还是别到外头去吓人的好;再不然就是说,少爷身边的人,个个都是天姿绝,美得像仙女一样,她呀!

  最好安安分分地侍在厨房,免得自惭形秽。

  所以,不论是接待外来访客,还是端送茶水、膳食到少爷房中的婢女,都颇具姿,而她,一向只适合干活。

  “叫你去就去,哪来这么多话。”张大娘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。“大伙儿都忙得不可开了,你以为你是少呀?想有清闲

  命?”

  “是。”她低低应了声,不敢再有第二句话。

  “送了糕点就快回来,免得碍了少爷的眼,当心讨皮痛。”

  张大娘不忘代几句,在所有人眼中,她一面是上不了台面的。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端着托盘,她闪身出了厨房。

  但是不到一刻钟,她就后悔了。

  观风苑该往哪儿走啊?一向只在厨房一带走动的她,对整个府邸的地形根本就不熟悉,这会儿——惨了,迷路了。

  “真是的,房子没事盖这么大间做什么嘛!又没那么多人可以住,简直是折腾人…”她一边喃喃自语着,一面做着该往左还是往右的“人生抉择”一个不留神,头撞上了一堵人墙。

  “唔…”好痛!这人的膛是铁做的啊?她长得已经够“可歌可泣”了,要是再塌了鼻子,那就真的连鬼都不领教。

  屈胤碁伸手扶住她,不盈一握的纤肩,给了他极舒服的触感。

  打不远处,他便隐约见着她摇头晃脑、自言自语的娇憨模样,正觉得有趣时,她便一头撞进了他怀中。

  他很少这么轻易地让女人勾动心绪,仅是再简单不过的接触,却让他恋上这道柔软娇躯栖于他怀的契合滋味。

  而他甚至尚未看过她的容貌。

  她发疼的秀鼻,本能地抬起头看向这个有着比墙壁更硬的膛的人,这一看,当下毫无预警的“哇——”一声,叫了出来,还跳开一大步,两眼瞪得好大。

  “见鬼了吗?”屈胤碁不悦地道。若不是对自己的容貌太有自信,她这表情真的是和见着鬼魅魍魉没什么差别。

  “不…不是。”她了下口水,瞧得目不转睛。

  这个世上,怎么会有活么俊的男子?两道极富个性的眉,浓淡适中;宛若寒星的黑眸,漾着点点幽光,蕴涵无尽冷魅、引人沈沦的力量;刚毅直的鼻梁下,是略显冷情、却也同样完美得无懈可击的薄…她甚至找不到任何句子足以道尽他的出色眩目,他就像是上天最精心的杰作,在这张如同刀镌的出众容颜上,刻划着无与伦比的绝俊完美,找不到一丝缺憾。

  他是她见过最好看的男子了!

  “你…长得真好看。”不知不觉,她心头的惊叹化诸言语。

  屈胤碁冷眉似有若无地一挑。

  又一个花痴。

  他该觉得厌烦至极才对,毕竟这样的话他早就习以为常,但是很难解释的,他角竟勾起一抹兴味,直想逗逗这名小丫头。

  也许是因为她那股纯真、不含任何杂质的钦慕吧!

  低下头,他首度正眼打量这名娇小人儿。

  她有一副极好的体态,抱起来应该很柔软舒适,想必也该有着出水芙蓉的美貌…然而,往上移的视丝却接触到那张不若想象中完美的脸蛋,屈胤碁不甚明显地皱了下眉。

  是失望吗?不管是谁,想必只消见着一眼,绝对不会再有深入探索的兴趣,然而,他并没有将目光移开,如果不去看那片碍眼的痕迹,她其实有着极秀致清雅的面貌。

  但,那又如何呢?他撇冷笑。

  女人最重要的是身体,只要尝起来的滋味够美好便成,至于是美是丑,熄了灯不全是一个样?

  “口水擦一下。”冷不防地,他丢来一句谑言。

  “啊?”她回过神,下意识摸了摸

  讲,哪有什么口水!

  “你骗人!”她噘着小嘴指控。

  “未雨绸缪呀,你看得两眼发直总假不了吧!”他很不客气地加以嘲笑。

  “你…你这人真可恶。”她又不是故意的,借她多看一下会死啊?小器鬼!

  “我绝对不是什么善良老百姓,记住。”屈胤碁一点也不介意她的指控。必要时,他可以完全没有人

  她偏偏头,不甚明白。

  怎会有人说自己坏呢?而且还叫人家记住,真是怪人一个。

  “欸,你叫什么名字?”她好奇地问道。

  她才不管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呢,也不晓得为什么,就是好想这个朋友。

  “我?”英的眉挑了起来,这下,他终于肯定,她是真的不晓得他的身分。

  这可好玩了,整座府里曲,居然还有不认得主人的小丫鬟?

  他扬起带点恶意的微笑,逗着她。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”

  她一下子哑口无言。

  好一会儿,才不地道:“喂!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小器啊!说一下又不会怎样。”

  “说是可以,不过嘛——”屈胤碁存心吊人胃口地顿了下,才又慢地接续道:“能让我报上人名的女人,只有两种:一是芙不可刀物的红粉知己,二是我未来的老婆。”

  说完,他己魅地瞥了她一眼。“你是哪一种?”

  他的话令她气地垂下肩头。“算了,你不用说了。”

  “这么快就放弃了?”屈胤碁扬眉,真不好玩,还以为她会死活追呢!

  “因为我两样都不是,所以也不指望和你做朋友了。”

  这女人倒有自知之明的嘛!

  “朋友?”他细细玩味着。“什么朋友?”

  她眨眨大眼,小脸惑。“朋友有分很多种吗?”

  屈胤碁嗤笑。

  在他眼中,女人只分三种:一是别人的女人,二是他的女人,三是他不要的女人,而这当中,绝对没有归类在“朋友”的那一种!

  “你想跟我做朋友?”他反问。

  “现在不想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从来只有他要不要,可不容许他人有想不想的余地。

  “因为你很不好相处。”

  屈胤碁大笑。这女人够坦白!

  他发现,他对她的兴趣愈来愈浓厚了。

  “我在批评你耶!”怕他听不懂,她还加以提醒。他怎么可以被骂还笑得这么开心?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“那你要觉得很惭愧呀!”

 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屈胤碁实在无法相信,这世上居然存在着有如白纸一般单纯天真的女孩,无瑕剔透的灵魂,宛如初生婴孩,全无心机。

  “惭愧?不,我骄傲得很呢!”他存心和她唱反调。

  “你…我不要跟你说话了。”这人很难沟通!

  她转身想走,才又突然忆起迷路的惨痛事实,只好又回过头来。“喂,你知不知道观风苑要往哪边走?”

  “你不是不要跟我说话吗?”他凉凉地回了句,爱理不搭地。

  “你…你…”她气鼓了嫣颊,一双灵活大眼瞪着他。

  “要我说也行。”屈胤碁不怀好意的眼落在她手中的托盘上。

  “东西分我吃,我就告诉你。”

  “那怎么行!”她想也没想就回绝。

  “怎么不行?”用着令人措手不及的速度,他伸手拈了块糕饼往嘴里送,让她想阻止都来不及。

  “你——哎呀!哪有人这样的!”她惊叫连连,跳开好大一步,像维护什么宝贝似的,以着拚死捍卫的姿态远离土匪。

  “这是要送到少爷房里去的,要是让他知道你偷吃了他的东西,你就完蛋了。”

  义正辞严的模样,让他觉得有趣极了,戏这个小女孩会让人乐此不疲。

  “有什么关系!吃个一、两块,他又不会发现。”说完,他又想伸出魔爪。

  “不行!”她大叫,并且很用力地瞪着他,屈胤碁一点也不怀疑,他要再靠近一步,她绝对会和他拚命。

  “是你不让我吃的,到时,你就是求我吃,我都不会理你哦!”他语出威胁。

  她的回应是——给了他一记俏皮可爱的大鬼脸。

  她会求他吃?哼,没想到男人也爱作白梦。

  他耸耸肩。“不信就算了,我们走着瞧。”

  她才不理他呢!转过身,她很有志气地走人。

  稀罕什么?就不信她自己找不到路。

  “等等!”他出声唤住她,往反方向指了指。“观风苑在那边。”

  她一脸怀疑地看着他,一时会不定主意要不要信他。

  这爱计较的男人怎么突然间好心了起来?

  屈胤碁敛眉,膲膲这表情多悔辱人,居然用斜眼瞟他!

  “往这条路直走,尽头左转,顺着长廊走下去,要是还到不了观风苑,我头剁下来让你坐。”她这眼神,换作任何人都会和她卯上。

  她皱皱小巧可爱的秀鼻,神态娇憨。“你的头会比椅子舒服吗?”

  “这个问题,等你见过少爷之后,我们再来讨论。”

  一提到这个,她才后知后觉的“哎呀”一声,发觉自己竟和他磨蹭了这么久,赶忙道:“不和你多说了,我得赶紧将点心送过去,少爷一定等得不耐烦了,要是害我被骂,一定拖你下水。

  “随你。”

  这人真是不怕死欸!她最后又瞪了他一眼。“我才不是这么没江湖道义的人呢!”

  随着话尾的结束,窈窕纤影已和他拉出距离,渐行渐远。

  江湖道义?他倒要看看,她的“江湖道义”长什么样子!

  敛去畔的肆笑意,他转个方向,往左侧的另一条路而去,迅速隐没了身形。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