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味小说网
首页 > 伦理 > 极速锈惑 > 第25章 看到弹动朒棍

第25章 看到弹动朒棍

目录

  立刻起了心。柳岩脸上挂着轻浮的微笑,拿着安全帽,同样是一身赛车皮衣,一个箭步,挡住夏翊的去路。“美女,赏个脸,喝一杯?”“没空。”她不想多废话,立刻要走人。

  夏翊看着这条通往饭店的小路,除了一排排高大翠缘的棕榈树外,再没有其他人经过,她开始有些害怕,迈开脚步就要离开。

  柳岩移动脚步跟她的同一个方向,又挡住去路,他嘴角扬起意昧不明的笑,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,自我感觉很良好的轻挑道:“怎么?你们这些小妹妹粉丝,不就是千里迢迢争相来看车手的吗?我主动邀请你喝酒,不是该高兴吗?”

  话落,动手想要去抓她的手臂,他对夏翊动手动脚的这一幕,正好被要回饭店的驰洛看到,将这番调戏,尽收眼底,他目凶光,双拳握紧,骨节泛白,太阳凸凸的跳动,她抬头,发现驰洛站在那,只说了两个字:“洛哥…”来不及了,他冲上前,直接送上一记右勾拳。

  “蹦“!重重地打在柳岩那白净公子哥儿的脸上,他被这一拳,倒在旁边的石凳上,吃痛地摸着渗血的嘴角,还有微肿的一侧脸颊。驰洛一言不发。

  他还没打够,又冲过去,直接从他腹部,使劲跩了几脚,柳岩痛到喊出声:“!驰洛,你他妈疯了啊?打我干嘛?”驰洛的眼神,沉得像黑潭,冷若冰霜地开口说:“她是来看我的。她是我的女人,离她远一点,”

  话落,一副又要向前揍人的架势,夏翊吓到忘了反应,回过神后,立刻拉住男人紧绷结实的手臂说:“洛哥,别打了…别打了。”男人回头看着她,轻声地问:“他碰你了吗?”

  她赶紧摇摇头说:“没有…没碰我,你刚好来了。”此时,倒在石凳上不知死活的男人再度开口:“他妈的,敢打我?你给我走着瞧。”

  驰洛再度目凶光走向前,一把抓住他的衣领,明明是初夏,却突然感到气温骤降,他用只有两个男人听得到的音量,对柳岩说:“赛车,你是我的手下败将,女人,也是。”

  语毕,松开他的衣领,面不屑,牵着夏翊的手往私人游艇走去。***夜,Destiny号,私人游艇上。无边无际的湛蓝海岸,一道道的波不断涌上,深夜的汪洋,一片静寂。

  波轻轻吻着岩石,朦胧睡,平静深黯的海面,远在天边的月光,辟开一道狭长明亮的光,闪闪地颤动着。像银鳞一般发亮。

  远处灯塔的红光,镶在黑暗的夜空,像是一颗发光的红玉。夏翊拉起男人的微微发肿带有血丝的手背,拿着纸巾,轻轻擦拭,脸担忧的说:“疼不疼?”男人摸着她雪白澎润的小脸,柔声地语说:“不疼。”她心疼嘟嚷地说:“别再这样打人…会受伤的。”

  “谁让他调戏你。”“他又没碰到我。”“再晚一步就碰了。你是我的,只有我能碰。”她拉着男人的温热的手,有些腼腆地浅笑。

  “坐在这。”驰洛示意她,坐到甲板上的长凳,她与男人并肩坐着。低沉的嗓音传来说:“你喜欢看星星,今晚带你来游艇,喜欢吗?”夏翊抬头望向天际,蓦然间,一道耀眼的闪光弧线,划过寂静的夜空。是流星!

  她惊喜地看着美丽的绚烂,欣赏那永恒的一瞬!她兴奋地赶紧闭上双眼许愿。还未睁眼,她就感到自已的瓣,被温润炽热的双覆盖,她的鼻间,全是熟悉的威士忌掺和雪松的气息。深夜的大海,花一波波地涌起,升起一片旎…***

  夜幕像一无比宽大的棉被,天星斗像是缀在被子上的一颗颗晶莹闪光的璀璨宝石,海风一阵阵吹来,哗拉拉的海声,听着都觉得暧昧。驰洛把她抱到船首,拿了一条毯子,铺在挡风玻璃上,让她躺平。

  他俯身与少女热吻,舌尖灵活地像咕溜咕溜的小蛇,在她齿间的每一处探索,扫过她甜美的口腔,大手不安份地从她的衣摆钻入,糙厚实的手掌,沿着她可爱的肚脐眼打转。

  少女感到下腹被一团炽热硬的硬物顶着。低头一看,男人耸立昂扬的档,已经说明一切,她环视一片夜黑汪洋和甲板,惊慌推着他结实的膛说:“这是游艇,我们回饭店好不好?”

  男人的口一起一伏,低着说:“就在这你。”话落,他骨节分明的手指,隔着薄薄的衣料,着她两团丰盈柔的水桃,触感又软又绵,男人俯身连上衣一口含住,其中一个尖,惹得小红莓热错。

  她被爱抚得嘤咛:“嗯…洛哥…”男人骨节分明地手指,挑开她短的第一颗扣子,微带糙感的指尖,隔着丝质内

  在那道娇弱的画圈圈。少女的眼神微眯,樱桃小嘴微张,感受男人温柔的侵略,巡视她的身体,她咬着下,娇呼呼地开口:“洛哥…别…这样…有人会看到…”男人的更重。

  他道:“这是我的游艇,除非我开口,没有人敢来。”夏翊被抚过的肌肤感到发热,酥酥的十分舒服,粉和鼻腔发出酥软的闷哼。少女笔直的长腿,晶莹的皮肤好到发光,男人看着。咽咽口水,控制不住下的望分身,急遽地肿坚硬。

  男人把脸埋进那两团柔软山丘的沟壑里,发出嘶哑的叹息,含着她的粉红小耳垂,低沉沙哑地说:“这小沟…我还没,你身上的每一块,我都舍不得让它们寂寞…”他的情话和荤话,像是上好的催情剂,传入少女的大脑。

  她的灵魂被他下的蛊控制。夏翊地闭紧双,忍着喉咙翻滚的叫,颤抖的小,潺潺出了一股滑腻的水。男人的手不可遏止地,挑开她的内边缘,只是轻轻探了探小口,就有浓稠的意覆在他的指尖。

  驰洛盯着她面色红的小脸,勾起一抹坏笑说:“这么快就了?我都还没…”语毕,不等她回应。

  他的两指指腹捻住一只尖,猛地又低头,含住另一个尖,少女脖颈下有被卷起的白t,他的长指和嘴同时进攻着两团房膨部,大手指像是要陷进去一样的紧握又松开。

  她过于丰,一只手无法掌握。“啊…啊哈…不要夹…那里…”“舒服吗?不夹?那我其他地方…”

  男人看到少女漉漉地委屈无辜的小眼神,他低下头,微微蹲低,像一阵微风的轻吻,贴上她膝盖的内侧,双手抚摸着光滑的小腿,他的嘴,向上吃咬攀爬引人犯罪的浑圆

  男人她的两边柔软,嗓音暗哑带着浓浓的望再度开口:“我想在这里…留下我的吻痕,做记号,你是我的。”大腿内侧被他的舌头遍,夏翊无助地望着天星空,喉间吐出破碎的句子。

  她的内已经到能拧出水来,凉飕飕的贴在小口,提醒着自已有多,多想被填,她全身被酥麻感入侵,大脑无法思考,灌入背瘠,忍不住呜咽:“不要…洛哥…别了…”

  男人忽地停下动作,抱起她说:“我们去游艇套房,我可以你一整晚。”***回到船舱的套房,男人将少女抱到上,他站定在她面前,眼眸布子,出硬的紫红柱,少女咽了口唾,看到弹动的,眼神出惧怕。

目录
返回顶部